催眠脚本:催眠研究中的建议

The precise wording of suggestions used in hypnosis research can have a dramatic effect on participant's responses. Here are some hypnotic, post-hypnotic, and imaginative suggestions from notable studies.

疼痛

Kiernan et al (1995) / Rainville et al (1997)

下述建议出现在1995年Kiernan的研究中,后也见于1997年Rainville使用PET调查疼痛过程的研究。Rainville采用催眠这个工具,识别了大脑中对疼痛不愉快(Pain unpleasantness)敏感的区域。
(1)身体放松
享受你身体那部分的每一块肌肉都放松的感觉,放松,像橡皮筋一样平躺着,非常放松
(2)内心舒适与宁静
你继续享受着什么也不用做的宁静,即使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但你却更能意识到舒适的波浪正向你涌来,拥抱你的整个意识

(3)持续舒适
虽然你继续体验到正常的感觉,但你的体验将比你期望的更愉快、更舒适、更宁静
(4)对感觉的重新解释
当你感受到那个刺激时,你会注意到它的强度,它的质量,并提醒自己它并没有意义,同时提醒自己能感到多么轻松。就仿佛,你一感受到刺激,轻松的感觉就会迅速蔓延到腿上并贯穿这个刺激感受的全过程。
(5)日常的麻木
我相信你以前也注意到过,当你听我讲话时,你可能完全忘记了你的右手……现在你可以感受到它……你之前可能完全忘记了你的脚抵着桌子…….现在你可以感受到它们。我们都有身体各个部位产生麻木的丰富经验。
(6)解离和解离的画面
你的整个身体可以从当前体验中分离出来。就好像是,你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你的整个心去了很远的地方……也好像,你从自己的身体里升起来了,就像漂浮在美丽天空中的一朵白云。
(7)减少刺激的强度
当刺激的强度按钮往上调高时,你可以将自己的感觉按钮往下调低。
(8)麻木和止痛
你也许可以想象一种奇怪的刺痛感,就像打了一针麻醉剂。你也许享受着自己的脚踝越来越麻。

Derbyshire, Whalley & Oakley (2009)

这项研究在功能核磁共振扫描仪(fMRI)中进行,由于机器噪音,不太适合采用口头建议的方式。于是,研究人员设计了另一种方法:疼痛刻度表盘(如下图所示),按钮从0-10,疼痛强度逐渐加大,0感受不到疼痛,10极度疼痛。实验人员将口头建议与脚部轻拍联系起来。参与者通过想象疼痛刻度表盘来实现催眠镇痛,实验过程中,疼痛强度是由有区别的脚部轻拍来表示:

“我希望现在你的脑海中出现疼痛刻度盘,接下来,我们试试表盘旋钮,让数值上下变化。当我像这样轻拍你的脚时(1次轻拍),我希望你能让表盘数值尽可能小,然后保持在那个位置;当我像这样轻拍你的脚两次时(2次轻拍),我希望你能让表盘数值显示中间数5,然后保持在那个位置;当我像这样轻拍你的脚三次时(3次轻拍),我希望你能让表盘数值尽可能大,然后保持在那个位置。”

Pain dial

注意力实验

Raz et al (2002)

这里是指在斯特鲁普任务中使用的催眠建议,具体可查看注意力与催眠页面。

不久后,你就会开始玩一个电脑游戏[斯特鲁普任务]。当我拍手时,无意义的符号会出现在屏幕中央。它们看上去像你不认识的外国字符,你不会试图赋予它们任何意义。这种莫名其妙的符号将会带有四种颜色之一(红,蓝,绿,或黄色)。你会直视混乱的符号并清楚的看到所有的符号,尽管你只能辨别符号的颜色。你的工作是快速准确地按下与字符颜色相对应的按键,你会发现自己可以很轻松地玩这个游戏。

临床症状模拟

Barnier et al (2008)

在这项研究中,Barnier和他的同事试图使用催眠诱发特定类型的幻想/幻觉。

不久后,我会请你睁开眼睛,当你睁开眼睛时,我希望你身体前倾,向左看。当你看向左边时,你会看到一面镜子。这面镜子与普通镜子相似,只有一个主要区别,你在镜子中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陌生人。当你睁开眼睛,头部转向左边时,同时保持像现在这般深度放松和舒适的状态,你会在镜子中看到一个陌生人。现在,我要你慢慢睁开眼睛,把头转向左边,看着镜子。

不久后,我会请你睁开眼睛,当你睁开眼睛时,我希望你身体前倾,向左看。当你看向左边时,你会看见一扇通往另一个房间的窗户。当你睁开眼睛,头部转向左边时,同时保持着现在这般深度放松和舒适的状态,你将能看到窗户另一边是什么。现在,我要你慢慢睁开眼睛,把头转向左边,看过那扇窗户。

不久后,我会请你睁开眼睛,当你睁开眼睛时,我希望你身体前倾,向左看。当你看向左边时,你会看见一扇窗户,透过窗户,你将看到一个陌生人。当你睁开眼睛,头部转向左边时,同时保持着现在这般深度放松和舒适的状态,你将能看到窗户另一面的陌生人。现在,我要你慢慢睁开眼睛,把头转向左边,看过那扇窗户。

颜色处理

Kosslyn et al (2000)

在这项研究中,Kosslyn等人使用催眠建议来改变参与者对蒙德里安(Mondrian,1872-1944,荷兰抽象主义画派创始人之一)画作的知觉。对灰度图,给出建议为灰度图添加颜色;对于彩色图,给出建议滤除彩色图中的颜色。

扫描开始前,催眠条件下的参与者被要求主动改变刺激,根据所给出的特定刺激,或者滤除颜色或者增加颜色。他们被要求尽可能地改变他们对刺激的感知,当他们成功滤除颜色或增加颜色后,他们需要通知研究人员。非催眠条件下的参与者被要求,将灰度图感知为彩色图,或者将彩色图感知为灰度图,他们被要求试着“记住并想象”这个刺激以另一种形式显现。因此,非催眠条件是对催眠条件的想象。非催眠条件下,语言经过细细甄选,来引导参与者注意到可见的刺激并改变它,而不是用一个彻底的幻觉来替代它。同时也避免在任务执行过程中,那些高催眠易感性参与者滑入催眠状态。

前世今生回溯的情境

Spanos et al (1991)

严格来讲,这个例子并不是关于催眠建议或催眠脚本,而是催眠建议之前的情境。Spanos和他的同事在1991年调查了前世今生回溯的建议(suggestion for past life regression)。他们建议已被催眠的参与者“在时间上倒退,回到他们出生之前,到另一个时空”。建议的结尾是“你现在过着不同的生活,过着你以前在另一个时代的生活。你现在正在重新体验那种生活,那种在别的时代你曾经历过的生活”。

这项研究的有趣之处在于,给出建议前,研究人员会告知参与者关于前世回溯的一些信息。而这个信息在两种不同的条件下不同。其中一种条件下的前世回溯的信息是(这称为“不同性别/地域/民族”条件):

经历过前世回溯的人常常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前世往往是另一种性别,与今世性别不同。这种情况并非不寻常,事实上它很普遍……前世经历并不遵循基因遗传原则,因此,人们不太可能有类似某位祖先的前世。相反,在距离祖先遥远的地方,过着前世生活是非常普遍的。因此,一个人的前世是另一民族也是很普遍的。

另一种条件下的前世回溯信息是(这称为“虐待”条件):

经过传统的历史分析,发现生活在过去的人们比生活在当代的我们,经历着更困难、更痛苦的成长过程。更具体地说,古代的小孩成长过程中,经常受到来自父母、兄弟姐妹或其余成年人的严重虐待和苛待。我们有兴趣找出更多关于古代儿童受虐的类别,因此,我们将详细询问你的前世关于童年经历的部分。

Spanos和他的同事发现,对情境的这种信息操控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其后参与者所报告的前世经历。在“不同性别/地域/民族”条件下的参与者,相比于对照组,更有可能报告三个目标特征中的一个;类似地,在“虐待”条件下的参与者,相比于对照组,更有可能报告有虐待经历的前世。研究者得出的结论是,前世回溯的内容并不是对历史的精准描述,而更应该是“由情境产生的、规律支配的、目标导向的幻想”,这些幻想是为了满足催眠情境的需求而构建的。这项研究强有力地证明了情境的力量和非催眠沟通对催眠行为的影响

 

Home
About & contact
News

Language
English
Francais
Information
What is hypnosis?
Definitions of hypnosis
Types of suggestion
FAQ
Scientific theories of hypnosis
History of hypnosis
Animal hypnosis
Key people in hypnosis
Demand characteristics
Research
Scientific research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Neuroscience
Modification of suggestibility
Attention and hypnosis
Pain research
Hypnosis as a research tool
Genes and hypnotizability
Hypnotherapy
What is hypnotherapy?
Is it effective?
Finding a therapist
Depressio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ain
PTSD
Smoking
Surgery
Weight loss
Resources
Hypnosis research papers
Suggestibility scales
Scripts
Videos
Forum
Organisations
Journals
Book reviews

© 2007-2019 Dr Matthew Whal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