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ais

催眠治疗疼痛

催眠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急性/慢性)疼痛治疗方法。在缺乏更广泛的治疗框架(broader treatment framework)下,疼痛是催眠能够被临床应用的少数领域之一。

许多研究都检验过催眠治疗疼痛的效果,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配合行为认知疗法。催眠控制疼痛领域有许多元分析研究(元分析:对研究的研究,是确认疗法是否有效的最可靠方法之一)。

疼痛控制的方法

催眠缓解疼痛通常有三种形式:

  • 直接建议症状的改变
  • 解离方法—鼓励病人思想上“到别处去”,把痛苦抛在脑后
  • 资源利用—艾瑞克森式方法

证据支撑催眠在疼痛治疗方面有效

有相当多的证据都表明催眠治疗慢性/急性疼痛是有效的。这里回顾了一些重要结果:

对照试验的研究结果表明:平均来看,对于降低慢性疼痛强度,催眠是有效的,只是结

果有很大的个体差异。重要的是,催眠治疗慢性疼痛几乎没有负面影响。事实上,许多

患者还报告了催眠治疗的积极影响,包括:幸福感增强、控制感增强、睡眠质量提高、

对生活满意度提高,这些积极影响与他们所报告的疼痛缓解无关。

Jensen & Patterson, 2014

随机控制试验

  • Tan, et al (2014)研究将100名慢性腰疼老兵随机分配到四个治疗组:1)8次催眠;2)8次催眠+录音;3)2次催眠+录音;4)8次生物反馈。四组的参与者都报告疼痛明显减轻,但包含催眠的治疗组改善幅度更大且效果持续超过3个月。在各个催眠治疗组之间没有差异,这表明即使是非常简短的催眠干预也可以有效地缓解疼痛。

元分析

元分析被称为“对研究的研究”。当单个研究之间出现彼此矛盾的结果,元分析就非常适用于将这些单个研究综合起来,评估治疗在多项研究中的表现,它利用了更大规模的样本(单个研究的样本集中在一起),有望得到更可靠的结果。

ŸMontgomery, DuHamel & Redd (2000),这项元分析检查了催眠对于疼痛管理的效果。它比较了多个催眠镇痛的研究(其中样本为健康志愿者对比患者),研究了催眠镇痛效果与催眠建议性之间的关系,确定了催眠建议相对于其他非催眠心理干预在疼痛缓解方面的效果;通过检查18项研究,发现中度偏上的催眠镇痛效果,支持了催眠对疼痛管理有效。结果还表明,催眠建议在减轻临床和实验疼痛方面都有效。

ŸMontgomery, David, Winkel, Siverstein & Bovbjerg (2002),这项元分析共包括20项已发表的对照试验研究结果。这些研究都检查了催眠辅助外科病人。在这些研究中,催眠通过放松引导方式进行,之后给出建议控制副作用(比如:疼痛、恶心、忧虑)。纳入该项元分析的研究都是将患者随机分入催眠组或对照组(无治疗、常规护理或注意力控制)。结果显示,催眠组的患者比对照组89%的患者收效更好。研究发现,催眠作为手术辅助有助于大多数病人减少手术干预的不良后果。

ŸAdachi et al (2014) ,这项元分析评估了催眠治疗对慢性疼痛的疗效。比标准护理相比,催眠提供了中度的治疗效果。与其他心理干预相比,催眠也显示出中等疗效。结果表明,催眠是有效的慢性疼痛管理方式。

 

Home
About & contact
News

Language
English
Francais
Information
What is hypnosis?
Definitions of hypnosis
Types of suggestion
FAQ
Scientific theories of hypnosis
History of hypnosis
Animal hypnosis
Key people in hypnosis
Demand characteristics
Research
Scientific research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Neuroscience
Modification of suggestibility
Attention and hypnosis
Pain research
Hypnosis as a research tool
Genes and hypnotizability
Hypnotherapy
What is hypnotherapy?
Is it effective?
Finding a therapist
Depressio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ain
PTSD
Smoking
Surgery
Weight loss
Resources
Hypnosis research papers
Suggestibility scales
Scripts
Videos
Forum
Organisations
Journals
Book reviews

© 2007-2019 Dr Matthew Whalley